沃森、阿尔法医生等,最大的突破是医师多点执业无需经第一执业机构审核同意

图片 1
bwin网站

图片 1

呼唤已久的广东省医师多点执业新政出台啦,群众今后有望在基层医院、民营医院看到更多大医院的好医生。日前,省卫生计生委联合省发展改革委、省人社厅、省中医药局、广东保监会等四部门,印发了《转发国家卫生计生委等五部门〈关于推进和规范医师多点执业若干意见〉的通知》。

专家会诊时,“沃森”的建议可以被作为参考。

对比国家的医师多点执业政策,广东在国家允许探索的基础上先行先试,有四大政策突破。最大的突破是医师多点执业无需经第一执业机构审核同意,事先向第一执业地点医疗机构书面报备即可。这意味着以后医生多点执业不再需要医院审核同意,只需多点执业前向医院“打个招呼”,办好备案就可以了,自由程度更高。

随着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发展,沃森、阿尔法医生等“人工智能医生”正在逐步进入医院。它们的临床价值有多大?进医院“执业”面临几道槛?来自企业、高校、律所的专家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

其次,流程简化、无需审批、备案登记即可。由拟接收多点执业医师的医疗机构,向主管的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办理书面备案即可。

有望缓解我国医疗资源不平衡

第三,已在广东获得短期行医资格的港澳台医师可在省内多点执业。据了解,目前符合条件的在粤港澳台医师有200多名。

国际商用机器公司沃森授权运营商——杭州认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华松鸳介绍,沃森是采用认知计算技术的超级计算机,能模拟人的思维逻辑,学习海量医学文献,具有自然语言理解能力,可以学习自然语言文本、医学影像等非结构化信息。IBM与纪念斯隆·凯瑟琳癌症中心合作,为沃森输入44家美国医疗机构的癌症治疗案例、300种以上医学期刊的1500万页论文、250本以上医学书籍,将它训练成一名高水平的人工智能肿瘤医生。目前,沃森给出的治疗方案的科学性已超过MSKCC医生平均水平。

第四个突破是探索区域注册制。广东鼓励参加国家城市公立医院改革试点的地市探索医师多点执业区域注册,将医师的执业地点由原来的单位变成某一区域。目前先在深圳、珠海、东莞、中山4市探索,随后将推广到全省。

与沃森相仿,阿尔法医生也是一个人工智能分析系统,但擅长的是医学影像分析。上海交大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机器人研究所博士闫维新介绍,他领导的团队利用“区域卷积神经网络”建立机器学习模型。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为他们提供了上万张直肠癌核磁共振影像图,都由医生勾画出肿瘤区域。科研团队将影像数据“喂”给学习模型后,经过十余万次迭代,阿尔法医生拥有准确识别直肠癌的能力。在近日举行的一场“人机大战”中,无论是准确率还是速度,它都胜过一家三甲医院的影像科医生。

广东省卫计委医政处处长张伟认为,医师多点执业有利于医疗人才流动、医疗资源优化配置,有助于医务人员劳务价值的体现,也是对基层医疗机构和民营医疗机构发展的重大支持。对于方兴未艾的“互联网医疗”,也提供了政策支持。

华松鸳和闫维新都认为,人工智能医生如推广应用,有望大幅缓解医疗资源不平衡问题,能有效缓解三甲医院就诊压力。

■行业影响

人工智能不会“抢医生饭碗”

基层、民营医院欢迎

华松鸳和闫维新也都强调,人工智能医生只能辅助诊断,是医生的高级参谋,不会“抢医生饭碗”。因为在现行的各国法律政策框架下,只有执业医师才具有行医资格,人工智能医生水平再高,也不能单独行医。

大医院院长或成阻力

在美国,沃森给出的治疗方案被称为“第二意见”,提供的是医疗咨询服务,与医生给出的“第一意见”进行对照。如果两者一致,就验证了治疗方案的科学性;如果两者不一致,医生就会查看沃森治疗方案的依据,判断谁的治疗方案更合理。

医师多点执业政策,对群众看病、医疗行业生态将带来什么影响?

沃森推荐的治疗方案,如果在临床中被证明不够合理,IBM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杭州认知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法律顾问、上海宏仑宇君律师事务所李昱昊律师表示:包括沃森在内的人工智能辅助诊断系统原则上是给执业医师提供参考,仅授权给执业医师使用此类咨询服务。患者不接触咨询报告,最终决策权在医生。当然,沃森会不断学习提升,确保每个推荐治疗方案的科学性。

专家分析,对于患者来说,今后有望在基层医院、民营医院看到更多大医院的专家,看病更加方便。

阿尔法医生商业化后,其法律责任如何界定?“人机大战”中,阿尔法医生仅耗时23秒,就完成300张核磁共振影像图的直肠癌病灶勾画,经与病理切片比对,准确率达95.22%。“准确率毕竟没到100%,”闫维新说,“其中的相关法律问题,需要通过深入全面的探讨获得解决。”

对于医院来说,则是“有喜有忧”。喜的是基层医院、民营医院。目前技术队伍紧缺、人才缺乏成为制约它们发展的最大问题,医师多点执业政策全面“松绑”后,他们可以更方便地引进人才,“为我所用”,看到发展的曙光。而大医院的院长则多担心医生流动会影响其在本院的工作,甚至把病人带到别的医院去。

作为法律专家,李昱昊认为,医学影像辅助分析或诊断系统的法律责任问题比较复杂,结合具体案例才能分析。“所以研发单位与医院所签合同的免责条款很重要,要充分说明产品的特性、可能引发的问题,这样才能保护研发单位,也有利于新生事物的推广应用。”

有业界资深人士指出,新政“看上去很美”,但实施会遭遇不少或明或暗的阻力,特别是来自大医院院长们的阻力。很多发达国家的医生是“自由人”身份,可以自主决定与多家医院签约服务,但我国公立医院的医生目前还是“单位人”身份,工资、社保、职称、课题都在公立医院拿,还是要受制于医院。虽说只需“知情报备”,但实际上如果院长不同意,他们要出去多点执业也不容易,压力颇大。所以要彻底推广多点执业,还必须进行事业单位人事制度的深层次改革。目前大多数医生可能还处于观望状态。因此专家估计,新政发布后,短期内医师多点执业注册量不会很多。

建议修订医疗器械法规和政策

不过,也有一些广州大型公立医院的院长对新政表示支持,医师多点执业是在完成本院的本职工作的前提下进行的,应该不会影响医院的日常工作,而多点执业将会扩大医院的影响,一些危急重症病人可以通过多点执业的医师转送到本院治疗。

交大、浙大联合科研团队与医生交流后,得知一个尴尬的现实:根据现行规定,阿尔法医生难以进入医院。因为基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医学影像分析系统不在我国医疗器械名录内,它很可能无法获得医疗器械注册证,也就不能上市销售。

■政策解读

闫维新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的《医疗器械分类目录》中,“6870软件”分为六类:功能程序化软件6870-1,诊断图象处理软件6870-2.1,诊断图象处理软件6870-2.2,诊断数据处理软件6870-3,影象档案传输、处理系统软件6870-4和人体解剖学测量软件6870-5。从各个类别的品名举例可以看出,人工智能医学影像分析系统不在现行的软件类医疗器械名录里。

假如小明是广东省人民医院的心外科医师,想去东莞市人民医院多点执业,他需要了解哪些方面的信息?

李昱昊也认为,阿尔法医生等人工智能医学影像分析系统不属于医疗器械。我国《医疗器械监督管理条例》对医疗器械的定义包括:“是指直接或者间接用于人体的仪器、设备、器具、体外诊断试剂及校准物、材料以及其他类似或者相关的物品,包括所需要的计算机软件”。在这个定义里,计算机软件从属于“物品”,而人工智能医学影像分析系统是独立运行的。

问题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