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动力科学家陈学俊把在上海的房屋全部上交,才能提高学生们科研的积极性

bwin新闻
时评:改善科研环境不能只做看客

两会时评:为何做科研首先要有“情怀”

■李亚峰

“对科学家来说,情怀是第一位的。”两会期间,面对科研人才恶意竞争、无序流动等热门话题,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丁仲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曾听一位教授抱怨说自己的学生不行,说一流的学生都到了国外,留在国内的都是二流的学生,所以做不出什么重要的东西。以我出国近一年的经历和了解来看,清华、北大和中科院这些单位的学生丝毫不比国外的(包括在美国的中国学生和其他国家学生)差,有些还更强。这位老师忽略了有很多优秀的学生,不是出不去,而是因为对国内科研实力有信心,也为了不远离父母,仍然选择在国内学习。

情怀,是以精神满足而非功利得失作为人生选择标准的一种美好品质。在“市场经济”的语境下,它貌似站在了“规则”和“效率”的对立面。科学研究也是一种职业,科学家计算投入与回报、自由选择就职机构,无可厚非,那么为何还要把“情怀”摆在科研工作的首要位置?

我所在的美国实验室,师生关系非常平等和谐。有科研问题,老板都会组织大家一起讨论,申请新项目时,老板也会让大家都来出谋划策,并且非常尊重学生的意见。而在国内,老板或领导们高高在上,组会或学术讨论经常演变成“批斗会”:“这么做不对”“这么做没有意义”“你这想法根本不可行”……学生们一旦反驳一句,便会被冠上不尊敬老师领导的罪名。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再发表自己的观点,于是乎又被老师们说成是思维不活跃,没有创新创造力。科研工作一样繁忙,但国外的博士们似乎更潇洒自由,而国内的博士生们很多都感觉到被压制的苦闷。

薛其坤院士曾形容科学的魅力在于“能够满足人的好奇心,可以获得思想和决策的自由”。单纯地追求智慧,自由地思考判断,这些特质或许仍是当今社会稀缺的“资源”。对社会而言,占据这样的“资源”既是一种创新活力的体现,更是一种难以计量的回报。对国家而言,这类“资源”的丰沛与否,也事关经济社会发展、国家竞争力提升。而这些并非单纯依靠市场之手就能够解决。事实上,纵观那些做出非凡成就的科学家,他们留给世界的绝不仅仅是知识、技术,更有理性的大脑和丰富的心灵。

除了“传道授业解惑”,博士生导师的职责还应包括培养学生的科研思维,激发其科研创造积极性。一名博士应具备独立科研工作的能力。一个优秀的博士生导师,不仅自己科研要做好,还要能够带出一批后生科研力量。“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多放手鼓励学生们自己的想法,多加引导而非斥责,才能提高学生们科研的积极性。我本身也是一名博士生,这一点在我出国的这一年深有体会:当自己的观点和工作被肯定时,思考和工作积极性也大大提高了,同时,遇到伯乐时心中那种愉悦也是无法形容的。

在交通大学1957年从上海迁往西安前夕,能源动力科学家陈学俊把在上海的房屋全部上交,以示扎根黄土的决心。当时,许多像他一样的科学家选择扎根祖国建设最需要的地方,一切从头开始,不被曾经的优渥条件所牵绊。这些,无疑就是一直以来中国知识分子所具有的忘我精神和家国情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