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先聊第一部分

图片 3
bwin网站
哈佛校长:人文教育不可替代

吴军:第347封信|哈佛校长艾略特的教育思想

如果本文对你有帮助,请移步https://m.igetget.com/share/column/cid/19
购买正版,你将得到更好的阅读体验

试读

订阅:¥199/年



我最近和中美两国的大学接触较多, 和教授们谈到关于高等教育的几个想法,
并且给了他们一些建议。在这个思考过程中,我把一些思路整理了一下,做了笔记,
一些可以公开的内容分三次分享给你,它们分别是:

  1. 艾略特的教育思想,也就是今天的这一篇

  2. 新技术和高等教育的关系,即对慕课(MOOC)教育的思考

  3. 对毕业后再学习,以及目前社会上培训的看法

今天先聊第一部分,有关艾略特的内容。

艾略特(Charles William
Eliot)是哈佛大学迄今为止任期最长的校长,担任了40年,同时也是历史上最年轻的校长,在1869年担任校长时他只有35岁。

艾略特对教育的贡献从狭义上讲是将哈佛这所小型教会学院变成了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从广义上讲,他总结并实行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培养具有专业技能的社会精英的方法,我想后者对每一个人都有借鉴的意义。

关于艾略特早年的生平,我在《大学之路》中有所介绍。1869年,哈佛大学的董事会之所以让他来当这所美国历史最悠久的大学校长,有三个原因,一是他毕业于哈佛,和哈佛有渊源,二是他在欧洲仔细考察过当时最先进的高等教育,三是他在MIT
(麻省理工学院)当过教授。一个校长的好坏,只要看他接手的时候和交出去的时候,大学发生了什么变化即可。

艾略特接手的是什么样的哈佛呢?当时它每年只有几十名到一百名左右毕业生,只录取精通拉丁文且能够预支一学期
学费的学生,毕业生后来主要成为了牧师、医生、官员、商人、教授,还有少数成了其他领域的社会精英,大学和社会完全脱离,除了神学专业,其它专业都水平低下。

艾略特交出去的是什么样的哈佛呢?
哈佛有了研究生院,有了新的医学院和法学院,哈佛不仅研究水平在美国是一流的,而且是一所真正具有公共精神的学府。它一方面培养了大量的专业人才服务于社会,另一方面确保了毕业生能够勇于对抗物质欲望和奢靡之风,常保仪态端正的贵族精神。

艾略特改革招生、教学、研究等多个方面,篇幅原因我就不一一细说了。在这里,我只总结一下他对教育和学生的要求。

对于教育,艾略特有这样几个观点值得我们(尤其是家长)借鉴:

首先,好的教育是一种开放的,自行思考的教育。艾略特非常强调”哲学实验“的重要性,所谓哲学实验其实就是指科学研究和实验,因为当时科学这个词并不流行,很多人把物理学、化学这类的自然科学称作自然哲学。做科学研究有什么好处呢?艾略特讲,它可以使人学会普遍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这一点就是我在之前来信中讲过的解决问题的技巧,因为人的一生要解决各种问题。

接下来,艾略特讲,哲学实验可以使人获得谦虚的品质,因为对大自然的探索能让我们认识到自身的不足之处。当然,
这里面还隐含着艾略特的另一个观点,即谦虚是一种美德。艾略特讲,有两种人可以成为教授,年轻人和永远不老的人,意思是说真正的学者要永远把自己放在年轻、求知的位置上。

第二,美国的教育一定要植根于美国土壤,而不是简单地从英国或者德国搬过来。艾略特其实是一个将英国的素质教育和德国的专业教育搬到哈佛的人,但是他依然强调美国的特殊性,它把大学变成一个为州政府、捐助者、企业家、毕业生和在校学生服务的团体。也就是说大学要兼顾这些人的利益。

直到今天,美国的大学依然有这些特点。有人讲美国大学是结合了英国和德国的教育精髓和美国的实用主义。讲回到中国的教育,今天很多学校和家长过分强调素质教育,快乐学习等等,其实是脱离中国国情的。

第三,各个专业的毕业生要达到专业水平。在艾略特刚当上哈佛校长时,它的法学院已经名存实亡了,因为学生虽然学了一肚子拉丁语,但是专业水平太差,以至于它的法学学位不被美国律师界认可,
要获得律师证书还得再接受培训才可以。
医学院的水平也很差,当时只要混16周的讲座和实习就可以获得医学学位。

艾略特认为当时的哈佛医学院是美国最差的,于是干脆重选了一位留学欧洲的海归当院长,进行大刀阔斧地改革。他们规定要想获得医学学位,先要有本科学位,然后还要进行几年的专业培训。今天,我们每个大学毕业生都应该问问自己,是否真正达到了专业水平。

艾略特的做法遭到了学校教授们的激烈反对,可以想象这些教授都是既得利益者,很多教授自己就是这么混出来的。在校外,艾略特也遭到了(新英格兰地区八所大学)大学校长们的集体声讨,为首的是当时耶鲁的校长。当时哈佛的监事会想罢免他,只是因为选不出新校长才让艾略特勉强过关。

过关后,艾略特对哈佛进行了更彻底的改革,他开放了选课,把那些单纯为了素质教育的课程(比如希腊文)从必修降为了选修,然后推广有实际意义的新课程,包括很多科学方面的课程。过了一段时间,报考哈佛的人数大增,使得它的学生人数超过了老对手普林斯顿和耶鲁。对于学生,艾略特认为下面这些能力最重要:

首先是基本素质,包括语言(含外语)、数学和科学。艾略特认为,语言是学习的工具,数学让人聪明,而科学不仅可以让学生有一技之长,而且通过学习科学可以掌握一套行之有效的学习方法。

其次,受过大学教育的人,应该是某个领域的专家(否则上大学做什么),同时是一个自由人(自由思想),还得是一个公民艺术家。

这里所说的公民艺术家不是指真正的艺术家,而是指处理社会事务的能手。我们有时强调领导力,公民艺术家比领袖在这方面要求要低一点,但是至少能处理好
社会上的各种关系。这就是我常说的社会的人。

第三,从案例和实践中学习。在过去,
美国的学生和今天的中国学生情况差不多,老师教什么学生学什么,学习比较被动。艾略特在大学里开展用案例教学(从法学院和医学院开始)的尝试,后来学习
的方式就从单纯地上课变成了大量的选修课、讨论班、讲座和实验。简单地讲就是学生读一肚子理论是不够的,要会用。

今天很多年轻人非常愿意学习,会去听很多讲座,但这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要在工作中使用。根据我的观察,很多人听的讲座过多,过杂,这个专家说得有理,那个也不错。其实如果不能真正使用,
并且见效,都是在浪费时间。

从艾略特的教育理念以及对年轻人的 要求,我们大概可以知道我们应该成为什
么样的人。

推荐阅读:

第322封信|中美大学本科课程教育的差异
第320封信|犹太人的教育方式Chavrusa和苏格拉底对勇气的看法
第160封信|哈佛和斯坦福商学院传授的精髓
第032封信|担当——走访耶鲁大学随想

图片 1

image.png

图片 2

image.png

图片 3

image.p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