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国内科研机构也配备了信息宣传员,中国科学家在日本做了很好的工作

bwin新闻
“公共信息官”:如何才能名副其实

公共信息官:有一种职业让科学更流行

信息宣传员,几乎是国内每一家科研机构的“标配”。事实上,在国际上,信息宣传员有一个更洋气的名字——公共信息官(Public
Information Officer)。

■本报记者 甘晓

在国际上一些大型科研机构的科学传播,公共信息官扮演的角色不容忽视。他们深入了解科学家的工作,极具科学素养,与媒体和公众紧密联系,甚至能够独立应对对科学问题的阐述。

当地时间2月16日,AAAS年会接近尾声。有一群人始终穿梭在各大会场,参加各场新闻发布会,连媒体招待会也从不缺席。他们不是科学家,也不是记者、公众,他们是PIO,即Public
Information Officer。

《中国科学报》记者在深入调查中发现,尽管国内科研机构也配备了信息宣传员,但他们的职责却因为信息发布工作机制、专业化等问题没有得到充分发挥,导致科研机构科普信息的发布效果不佳。

来自日本东北大学原子分子材料科学高等研究机构的中道康文博士就是其中一员。他告诉我:“我们是沟通记者和科学家的桥梁,一方面要了解科学家的工作,另一方面要与媒体保持紧密的联系。”但是,让他苦恼的是,在日本,专门从事科学报道的记者很少,研究所所在的仙台市更少,这给他的工作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必须通过领导审核才能发表”

所以,中道康文非常希望能在AAAS年会上认识全世界的记者,能把他们的研究成果传播到世界各地。“特别是中国,我们研究所里有四分之一的科学家来自中国。”中道康文说,“中国科学家在日本做了很好的工作,我们也想让这些工作被中国人所了解。”

“这个问题我不清楚,我需要去请示领导,协调科研人员来给你回答。”

会议期间,我还陆续认识了普渡大学、芝加哥大学医学与生物学院、滑铁卢大学、费米实验室等知名科研机构的PIO。一般说来,这些机构的公共信息办公室都有多名工作人员,分工也有所不同。比如普渡大学新闻办公室,还配置了专门从事健康科学、工程科学等不同学科信息发布的新闻作者。

“我们研究所的领导认为这位科研人员不是接受采访的最佳人选,建议你联系另一位研究人员。”

完整的机构设置和人员配置使得这些科研机构发布信息的渠道十分畅通。就在AAAS年会上,每天的新闻发布会开始前,记者都会收到“禁止提前发布”的新闻稿。这些稿件语言通俗,便于记者在发布会前了解相关信息,有针对性地提问。稿件上还附带了PIO的联系方式,假如记者有进一步的兴趣找到他们,他们便能在第一时间回复。

“这篇稿子必须通过我们领导审核才能发表。”

其实,在国内,大部分大学和科研机构也有类似的办公室和人员配置。但是,信息公开程度和沟通便捷程度还稍显欠缺。据我所知,中国的PIO们都身兼数职,不仅要组织新闻发布,还要从事党务、办公室行政等事务性工作,往往疲惫不堪。很遗憾,此次AAAS年会上也没有见到他们的身影。

……

无疑,在中国,科学要更流行,我们需要专业的PIO。希望下一次我再有机会参加像AAAS年会一样的国际科学盛会时,能碰见来自中国的PIO。

赵方是国内一名资深的科学记者,上述对话在他的日常工作中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不久前,他刚刚亲历了一场格外糟糕的采访。为采访一条重要的科研进展,赵方联系了国内某知名科研机构的信息宣传员,宣传员得到领导同意后,迅速为他安排了相关科研人员接受采访,并向他强调,稿件完成后,一定要通过研究机构的审稿程序才能发表。

《中国科学报》 (2014-02-20 第1版 要闻)

为了保证对科学问题阐述的准确性,赵方会在不影响读者理解的情况下,请科学家帮忙把关。不过,这一次的“审稿”远没有想象中顺利。该信息宣传员分别请接受采访的科学家以及科学家的多级领导审了稿。并且,在科学家已经确认科学问题表述无误的情况下,宣传员给赵方提供了每一位领导的意见,再次强调他必须按照这些意见修改的稿件才能发表。

“包括哪句话应该哪位领导出来讲比较合适、是否出现某科研人员的具体名字等细节。”赵方觉得这些意见将严重影响稿件的质量,失去了科普的意义。

出于尊重,赵方仍然主动向宣传员解释了新闻操作及科普文章写作的规律,但涉及此次采访的多名宣传员都表示“领导的决定自己也没有办法”。

最终,赵方遵循了媒体的独立性,只听取了科学家本人的意见,保证了稿件在科学性和通俗性上有足够的传播效力。

亟待提高专业能力

AAAS下设信息发布网站EurekAlert!自
2007年开始向中国介绍科学传播的优秀工作经验。该网站为促进中国PIO事业的发展,于在2015年、2016年期间,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成都组织了四次中国科研机构PIO
培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