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开展依托空间科学卫星系列的基础科学前沿研究,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将空间科学卫星系列写入国家五年规划中

科学技术
访吴季:空间科学首入国家五年规划意味什么

上月,国务院印发了《“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对我国未来五年科技创新作了系统谋划和前瞻布局。《规划》指出,要开展依托空间科学卫星系列的基础科学前沿研究,围绕已发射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等任务,在暗物质、量子力学完备性、空间物理、黑洞、微重力科学和空间生命科学等方面取得重大科学发现和突破。

上月,国务院印发了《“十三五”国家科技创新规划》,对我国未来五年科技创新做了系统谋划和前瞻布局。《规划》指出,要开展依托空间科学卫星系列的基础科学前沿研究,围绕已发射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等任务,在暗物质、量子力学完备性、空间物理、黑洞、微重力科学和空间生命科学等方面取得重大科学发现和突破。

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将空间科学卫星系列写入国家五年规划中。那么,这一举措会为我国空间科学带来怎样的改变?

这是在我国历史上第一次,空间科学卫星系列被写入国家五年规划当中。那么,这一举措会为中国空间科学带来怎样的改变?

“基础前沿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是所有技术问题的总机关,也是装备发展的原动力。”中科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主任、中国空间科学学会理事长吴季日前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但遗憾的是,现代自然科学技术的基本原理绝大多数来自西方,在相当程度上,中国仅是现代科学知识的使用国,而非生产国。由中国人在基础前沿领域取得重大突破,由此引发战略性新兴产业,已上升为新的国家需求,且越发迫切。”

“基础前沿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是所有技术问题的总机关,也是装备发展的原动力。”中国科学院国家空间科学中心主任、中国空间科学学会理事长吴季日前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但遗憾的是,现代自然科学技术的基本原理绝大多数来自西方,在相当程度上,中国仅是现代科学知识的使用国,而非生产国。由中国人在基础前沿领域取得重大突破,由此引发战略性新兴产业,已上升为新的国家需求,且越发迫切。”

按照研究形式划分,基础科学可分为自由探索形式的基础研究,以及有组织的定向基础研究。而后者由于拥有国家组织的优势力量、依赖团队和大科学平台,成功几率不断提高,所占比重也越来越大。

按照研究形式划分,基础科学可分为自由探索形式的基础研究,以及有组织的定向基础研究。而后者由于拥有国家组织的优势力量、依赖团队和大科学平台,成功几率不断提高,所占比重也越来越大。

“定向基础研究又分为上天、入地两大平台,地面上的大科学装置我们国家已经有一些投入,如加速器、中微子实验站等。”吴季说,“但天上的空间科学卫星及空间实验平台,国家投入还相对薄弱。”

“定向基础研究又分为上天、入地两大平台,地面上的大科学装置我们国家已经有一些投入,如加速器、中微子实验站等。”吴季说,“但天上的空间科学卫星及空间实验平台,国家投入还相对薄弱。”

实际上,作为国家重大需求,世界主要科技发达国家都在空间科学领域做了重点布局,早在“冷战”时期,美国和前苏联就将空间科学纳入到国家航天事业的“大盘子”里,对科学和技术带来了很强的带动作用。1957年以来,已有几十位空间科学领域的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奖。

实际上,作为国家重大需求,世界主要科技发达国家都在空间科学领域做了重点布局,早在“冷战”时期,美国和前苏联就将空间科学纳入到国家航天事业的“大盘子”里,对科学和技术带来了很强的带动作用。1957年以来,已有几十位空间科学领域的科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奖。

我国航天事业发展已有40多年,现在已成为当之无愧的卫星发射大国,但专门的空间科学卫星却仍然很少。直到2015年底,在中科院空间科学先导专项的支持下,我国空间科学卫星系列的首发星——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悟空”才成功发射升空,之后,中科院又接连发射了“实践十号”返回式科学实验卫星、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